返回目录

农门贵女有点冷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343章 争宠

    王熠和武长风二人就这么在报馆里留了下来,锦衣玉食的两个公子哥儿,渐渐的竟是把小厮伙计的活儿干出了趣味来,天天来报到,莫名有种要在此安家落户的错觉。

    直到某一天,武长风还是原来的那个泾阳侯府四公子,王熠的脸上却多出了一个红到发紫的巴掌印。

    云萝到报馆的时候,发现王熠没有像往常那样殷勤的迎上来,不由多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他遮遮掩掩、目光闪烁、神情略显狼狈的模样。

    武长风还笑嘻嘻的说:“郡主莫要在意,这对他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似的,过两天便没事了。也就想着他今日还要来这里,不然伤得只会更重。”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把王熠打成这样的,只会是他爹王崇。

    云萝眉头轻蹙,然而这是别人家的家务事,老子打儿子,在这个时代的绝大部分人看来都是天经地义的,甚至律法上都有明文规定,儿子杀老子是大不赦,老子杀儿子却轻者罚款打板子,最重也不过流放几年而已。

    她是幸运的,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得父母疼爱,从没有经历过这种被亲爹打骂的事情。

    然而看到王熠脸上的巴掌印,她却莫名想到了同样被亲爹不喜的沈念,在年少的很长一段日子里,沈念都活在她爸的阴影下。

    但沈念可比他有出息多了,十八岁成年之后,她一朝爆发,她爸和后妈,以及他们生的一双儿女就基本不敢在沈大小姐面前瞎比比了。

    思绪回笼,她看着王熠忽然说道:“昨日刚刚发布新报,你今天就跟着一起到街上去卖报吧。”

    王熠不由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云萝。

    他都这样了,竟然还让他跑到外面去经受寒风凛冽?街上的人看到他的脸,该怎么笑话他啊?

    嗯?

    他忽然眨了眨眼,小心的觑着云萝表情,可惜什么都没看出来。

    霍先生单手夹着一大卷纸从旁边经过,摇头叹息道:“你都这个年纪了,你爹怎么还往你脸上打呢?”

    王熠顿时眼睛大亮,欢欢喜喜的接过了云萝交给他的这个新工作,他要让全京城的人都来看看,他被他爹给苛待了!

    武长风一脸懵逼的看着面上愁苦,却脚步轻快的表兄,探头看了眼外面街巷上在寒风中打卷的布幡,默默的缩回了头。

    他还是继续在屋里当个伙计吧。

    将近午时,景玥拎着个食盒进了报馆,直上二楼。

    云萝正在翻看下面搜罗起来的各类八卦新闻,思考着是不是要再开一刊八卦报。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大彧月报如今更多报道的是朝中大小事,只在边角末尾处才勉强能划出点空隙来放置一两则民间轶事,剩下还有这么多八卦,白白放着落灰,实在是太浪费了。

    书房门被敲了两下,然后自动开启,她抬头就看到景玥走了进来,又转头往窗外看了眼,“已经中午了吗?”

    景玥将食盒放在桌上,挑眉道:“你这是忙于工作,把用膳的时辰都给忽略了?”

    这几天,景玥每天中午都会给她送来午食,轮换着花样,至今没有遇上过重复的菜式。

    云萝看着他把食盒打开,修长的双手捧出盒中饭菜,在桌上摆放好,热气氤氲着他的眉眼,俊美绝伦,怎么看都跟这种端盘子布菜的事情不那么搭配。

    心里莫名有种异样的感觉,云萝的额头抵着笔端,看景玥的眼神有点像是在看贤惠的小媳妇。

    周身蓦然窜起一阵恶寒,她连忙将这奇怪的想法驱逐出脑海,转而问他,“你好歹也有公职在身,一天天的都没事可做吗?”

    这是她见过的最闲的权贵,连上早朝都要看心情。

    景玥已经帮她把饭菜都摆放好了,闻言眉眼一弯,笑盈盈的说道:“事情是做不完的,能交托给别人的事情何必要亲自动手?如今于我而言,再没有比见你更要紧的事了。”

    说着,就把一双筷子塞进了她手里。

    云萝嘴角轻抽,然后和他一起把他带来的满满两个食盒的东西全部吃光了。

    吃完后,她悄悄的捏了下肚子上的肉,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觉最近好像有点长胖了。

    这绝对不是因为她吃得多,可能是这段日子一直在报馆里,缺乏运动所致。

    景玥将她这个小动作看在眼里,脸上不由得更添了几分笑意,伸手将她从凳上拉起来,问道:“要不要去外面走走,消消食?”

    消食就不必了,但走走还是可以的。

    两人一起出门,报馆里的人对此已经习惯了,甚至看景玥的眼神也多了点看自家姑爷的意思。

    况且,这里的人,有许多原本就是在景玥麾下搏过命的。

    武长风捧着个碗从门后往外看了一眼,然后缩回去,摇头叹息。

    与他同桌的残疾伙计瞪着他,“小子乱看什么呢?莫非是对我家郡主有不轨的企图?”

    武长风连连摇头,还伸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弧度,说:“我喜欢这样的!”

    云萝侧头,正好看到了他这个动作,不由眼角低垂,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武四公子还无知无觉的,跟屋里同食的子们斗嘴斗得不亦乐乎。

    景玥也往那边看了一眼,然后低头跟云萝说:“他来报馆也有好几天,既然王熠都能到外面卖报,就不该让他这般闲着,以免他光影虚度。”

    云萝点头,觉得他说得特别对。

    于是,刚用过午食,他就被打发出去跟王熠作伴了。

    时光流逝,从冬月进入腊月,天气愈发寒冷,王熠却仗着报馆的便利,跟他爹斗得热火朝天。

    长公主歇了一个月,伤势渐好,就又接过了报馆的事务,虽然老夫人觉得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至少也要等伤势痊愈之后再去忙活那些不大要紧的事情,但长公主如今身体康健,暂时只是左手有些不便,精力充沛的实在闲不住。

    泰康帝听闻之后,还特意派遣太子出宫来询问,并着重查探长公主的身体是否当真已无大碍。

    又逢一年腊八,城外的兰若寺要开法会,老夫人与景老太妃约定要一同前往,同行的还有郑家人和傅彰一家。

    傅彰的闺女如今已一岁半,长得白白嫩嫩胖乎乎的,摇摇晃晃的走路,正是最可爱好玩的时候,一见面就直接扒住了云萝的大腿,说什么也不放开。

    郑嘟嘟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二话不说就蹲下抱住了云萝的另一条大腿,跟白白胖胖的小姑娘大眼瞪小眼。

    傅大姑娘看着他,渐渐的皱起两根眉毛,忽然伸手往郑嘟嘟的身上推了两下,说:“走,走开!”

    她说话的口齿还不清晰,又奶声奶气的,听得人心都要化了。

    郑嘟嘟此时却丝毫感觉不到她的可爱讨喜,不仅越发抱紧云萝的大腿,还拿眼睛去瞪她,不高兴的说道:“这是我三姐,要走也是你走!”

    傅大姑娘便继续用力的推他,奈何人小力弱,郑嘟嘟就蹲在云萝身边,由着她推也推不动。

    渐渐的她就急了,小胖脸鼓囊,眼眶发红,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傅彰在旁边看得哈哈大笑,还转头跟旁边一起看热闹的两位老太太说:“小萝从小就格外招惹小孩儿的喜欢,常有小孩儿粘着她,赶都赶不走的,还特别听她的话。”

    景老太妃看得有趣,对卫老夫人意有所指的说道:“这若是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儿,不知要省多少心。”

    卫老夫人嗔了她一眼,说道:“老姐姐您跟我说这话可没用,万事都得她自个儿愿意才行。”

    景老太妃笑道:“这是自然,我不过就是白说一句,最后能不能得个好孙媳妇,还得看我家阿玥争不争气。”

    说着就特别慈爱的看了眼景玥。

    景玥……景玥也觉得自己挺不争气的,这么久了都没有得到阿萝的一句应承。

    傅大姑娘还在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用小胖手推郑嘟嘟,嘴里还不忘嚷嚷着:“走开,走开!”

    郑嘟嘟可生气了,鼓着小脸气呼呼的瞪着她,但双手是坚决的不松开,反而抱得更加用力。

    这个胖丫头真是太过分了,不仅来跟他抢三姐的欢心,竟然还想把他赶走!

    两个胖小孩僵持不下,耽误了行程,刘氏就过来劝说郑嘟嘟,说:“嘟嘟是当哥哥的,理当多让着些妹妹,先松手好不好?”

    这当然是不好的。

    郑嘟嘟直接撇开脸,浑身上下都在说不愿意!

    师娘季千羽也意图把胖闺女抱走,奈何她迅速的察觉到亲娘的意图,当即连那只推搡郑嘟嘟的手都收了回来,一起用力的抱着云萝的大腿,说什么也不撒手。

    季千羽当然是能把她扯下去的,但太用力了又怕伤到她,于是,这边的母女俩也僵持了下来。

    云萝的左腿一个胖小子,右腿一个胖丫头,扯得她都要劈叉了,不由得眉心抽搐,好想把他们都扔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