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雪域仙迹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390 问询

    苏长言的指尖飞速的闪过几道仙光,周围的雾气更加浓郁,厚重得仿佛能托住人的身子。

    宁雪魄从一开始的晃神,到如今领土被攻陷。初时,她感受到的是炽热的火焰在那灼烧,可是当她真正接触火焰之后,越往深处,便感受到那灼热之下的冰凉,深入骨髓,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睁开了双眼,面前的那双眼睛如夜潭深深,漆黑的眼瞳唯有角落里才有一丝青白,淡淡幽光从瞳孔往周围扩散,仿佛池水中掉落了一只砚台,墨汁四处渲染,所过之处纷纷被染上颜色,唯有边界之处,还在苦苦支撑。

    “上神……”宁雪魄心中想着挣脱,开口想要唤醒眼前的苏长言,可是下一刻便被阻拦,堵住了出口,想要自证清明,可什么也说不出口。

    她已经分不清眼前的那个究竟是谁,此世的苏长言与她深埋心中两万三千年的那个身影交叠在一起,分明就是一人,让她如何作答。

    她想逃离,可这方天地都是他所化,她所有的一切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她闭上双眼,周遭全是他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涌过来,几乎将她整个吞没。

    是啊,初见苏长言便感到那股熟悉的气息,原就是隐藏在自己灵魂深处,刻下深深烙印的容言的气息。

    “你们,你一直都是你,原本,就是一人。”宁雪魄大口的呼吸,断断续续地交出了自己的答案。

    几乎要全部染成墨色的双眼之中闪现出了光芒,原本幽寂的如同一滩死水般的眼瞳里又有游鱼晃动。

    苏长言看向宁雪魄的眼神中再次燃起了希望的火焰道:“雪魄,唤我的名字,那个我只告诉过你的名字。”

    幺幺火光,在那燃烧,点点阴寒,悄悄蔓延。彼此争执,彼此掠夺,都在等待着一个答案。

    “毕衡……”在心底思念过无数遍,终于再次从宁雪魄的口中唤出,不再是那平平淡淡的呼喊,仿佛藏了千言万语,尽数都在那一声呼唤之中。

    焰火与寒冰突然融合在了一处,不再有让人窒息的灼热,也不再有凉入骨髓的阴寒,像是一汪温泉,一缕春风,飘飘摇摇灌注于宁雪魄的心房,在她的心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唤出那一声后,宁雪魄整个人一阵颤栗,似乎是压在心头的一个重担终于卸下,浑身松懈了下来。

    她突然感觉四肢百骸都有灵力涌来,才刚刚突破而稳固的境界,又一次叫嚣着不安了起来。

    她骗过了所有人,甚至骗过了自己,可是终究没有骗过他。

    可是她的心知道,那份深埋心底最深处的感情,早就成了一个负担,一个枷锁,把她锁住,挣脱不得。

    她越是不去想,那枷锁埋得越深,以至到了最后,生根发芽,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毕衡,毕衡……”直面内心后,宁雪魄一声声地唤出那锁在心中许多年的名字,似乎想把这两万三千年来的思念尽数倾诉。

    “咔哒。”埋藏在心底的枷锁被解开,种种压在心上的负担随着那一声声呼唤慢慢消散。神魂之力成几何形上升。

    苏长言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庞,温润如水的眼眸中泪光盈盈,等了这么久,终究是没有错过。

    指尖滑落,衣衫尽数褪去,并非第一次相见,但宁雪魄却紧张地拽住了苏长言的袖子,还起了点汗渍。

    银瓶乍破水浆迸,春光骤起尘埃乱。

    睁开眼时,苏长言的眼眸也恰好注视着她,不由地霞飞双颊,撇过头去。

    苏长言把头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道:“玄武和青龙还在外头呢,改日继续吧。”

    宁雪魄怒意上头,一下把他推开,衣衫尽数被他撕碎,她只能快速的从乾坤手镯里挑了一身换上。

    她刚换好衣服,苏长言手指轻摇,周遭的雾气尽数褪去,两人立即暴露在了玄武和青龙面前。

    他们刚刚在雾气之中挥毫潇洒,完全忘了今夕复何夕,可是一出来,宁雪魄却发现青龙和玄武神色未动,一如两人消失前。

    此刻在青龙与玄武眼中,时间还停留在苏长言问宁雪魄,他与苏长言究竟谁更重要。

    明明前一刻苏长言还是一副毁天灭地的架势,怎么宁雪魄明明没回答,他却脸上满面春光的样子,好像是吃饱了?

    玄武虽然有轮回眼,但它可不敢随意窥探这两位。之前不清楚身份的时候窥探也就罢了,如今知晓了身份,再窥探就是对上神的不敬,借它十个胆也不敢啊。

    而宁雪魄,眼波含春,虽然满脸涨红,但是那脖颈之上却又点点红印。这是怎么回事,刚刚还没有啊,难道是神魂觉醒不切合身体导致的?

    玄武立即关切地问道:“雪魄,你脖子上突然冒出了红斑,是不是身体和神魂不适应?”

    玄武不知世,可青龙却懂啊。龙族天性好yin,自然什么东西都懂。原本青龙还没注意到,如今玄武一出声,它立即双目都放光了。

    它刚想讥笑几句,却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它立即打了个激灵,它和苏长言虽然签了平等契约,但是人家可是上神,谁知道那契约里有什么弯弯绕绕。

    于是青龙果断的闭上了嘴。

    而宁雪魄,听到玄武这么讲,咳嗽了两声,用手揉了揉那处红痕,小声道:“这山洞里可能蚊虫比较多吧。”

    别的祭坛底下有蚊虫就算了,青龙这儿可是块死地,能飞到这儿的蚊虫,怕是已经要得道了吧。

    但是玄武愣是没发觉里头的不对劲,点头道:“确实,我那块地儿也有蚊虫,不过我皮糙肉厚,它们咬不到。”

    玄武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宁雪魄,想看看她有什么不对,可这回却发现她身上的气息又有些跃跃欲出,难道又要突破了?

    明明苍雪大陆的顶端就是先天境,这里的灵力根本不足以支撑知命境以上的突破,可看宁雪魄那灵力雄厚,宛若壮阔河流,每时每刻都在冲刷着先天境大圆满的那道门槛的样子,确实是马上要突破了啊。

    “雪魄,你好像又要突破了。”玄武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这才突破到先天境后期啊,怎么和上神说了几句话,就能再突破,这实在有些魔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