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天唐锦绣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七百二十二章 入宫谢恩

    好男儿志在四方,当眼前开拓了一片更加广阔的天地,曾经所憧憬追求的东西或许一夕之间便有所转变,这自然是好事。

    李靖便举起酒杯,嗟叹道:“老夫恨不能晚生二十年,亲身投入这一场开拓海疆征服万邦将大唐之荣耀撒播四方的战争之中,回想前尘种种,蹉跎十余载,至今引以为憾。”

    老骥伏枥,难免感到时光飞逝、光阴虚度。

    从功勋赫赫盖世无双的“军神”,到不得不投闲置散幽居府邸,其中之蹉跎落寞,非是亲身经历又何谈感同身受?

    人生当中最壮志纵横的年岁,却卸去了一身甲胄,马槊蒙尘横刀生锈,便面上看似淡泊悠闲,心里的苦楚失落却难以言说。

    看着眼前这个以往曾遭受他的牵累,空有一身本领却无奈不得升迁、不得掌兵的弟子,李靖满心满眼都是安慰,若非遇见房俊愿意予以简拔重用,苏定方怕是要与他一般蹉跎一生,满腔壮志不得伸展。

    当然,安慰之中也有羡慕。

    曾经品尝过手握千军万马横扫贼穴纵横驰骋的滋味,又岂能甘愿蛰伏于屋檐之下,整日里与草薙为伍?

    苏定方岂能听不出李靖言语之中的落寞遗憾,宽慰道:“卫公体格精壮,精力不减当年,自当好生保养。太子固然优柔,却也能够知人善任,且心底宽厚,异日登基之后必定会有一番作为,如今卫公已经为太子训练六率组建班底,可见太子对于卫公亦是十分信任。待到来日,大唐雄师横行天下,卫公自然有机会披挂上阵,一展雄风。”

    当年之所以遭受李二陛下之猜忌,一方面是李靖功高震主,另一方面则是李靖在军中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大到就连李二陛下这样的英武之君都不得不心怀忌惮,甚至李靖自己都心惊胆颤,唯恐一时间心生恶念,种下亡族灭家之大祸。

    然而时过境迁,如今大唐军中早已非是当年之格局,无数老卒早已卸甲归田,归乡务农再不番上入伍随军出征,接班的儿孙辈只知当年卫国公之英雄事迹,却未曾亲见,崇拜之情自然削减不少。

    代之而起的则是房俊这样的年青一代,既有令人瞩目之家世、履历,又有震撼天下之功勋,被无数年轻军人所推崇敬仰,又有谁愿意跟随李靖这等老将生死与共、单凭驱策?

    没有了足够的影响力,皇帝的猜忌自然也就不复存在。

    只待太子登基,李靖复起之日便不会遥远,有房俊这些人从中使力,太子本身又非是一个嫉贤妒能的性子,又岂能放着李靖这样一个用兵如神的当世名将而不予以重用呢?

    被他这么一说,李靖也有些振奋。

    原本早已经趁机如死灰一般的心境,畅想着那等率军驰骋横扫天下的壮阔场面,居然也有了一丝丝的憧憬与期盼。

    大丈夫自当马革裹尸、壮怀激烈,岂能陈腐老朽于厩舍之中?

    遂举杯慨然道:“男儿汉肝胆忠义,当为家国抛洒热血,吾辈之贱名若能列于青史之上,纵然千百年后之儿孙每每读起,亦能感慨祖先之壮烈,便不负此生矣!此言,与君共勉!”

    苏定方亦是满腔豪情,碰杯道:“谨以此身,不负家国,披肝沥胆,百死而无憾!饮圣!”

    “饮圣!”

    一对师徒碰杯同饮,而后相视大笑,情绪激荡。

    这是一个风云激荡的年代,能够生于此间参与其中,当是何等之幸运,何等之快慰?一腔抱负终究能够得付春秋,一身本领可以寄托家国,宁愿轰轰烈烈马革裹尸,留下满腔碧血映照青史!

    *****

    神龙殿内,房俊入宫谢恩。

    虽然李二陛下的旨意已经下发,惩罚已经做出,可按照规矩,只要不是被杀了头或者是驱逐出京即刻发配,那就必须要入宫谢恩。

    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看着眼前一揖及地的房俊,李二陛下冷哼一声,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训斥道:“你这厮越来越放肆了,纵然心里有什么不满,自当以合适之方式提出并且予以解决。吏部衙门乃是中枢重地,被你这般胡闹一番搅合得天翻地覆,吏部上下之颜面何存?朝廷之威严何在?简直混账透顶!”

    这个时候,房俊自然不会头铁的去争辩什么,老老实实的认错,神情谦恭:“陛下教训得是,微臣鲁莽,罪大恶极。下一次必然谨遵陛下之教诲,平心静气的解决事情,绝不胡来。”

    李二陛下剑眉一扬:“你还想有下次?哼哼,若是当真有下次,朕就将你发配琼州,永不得回京!你不是擅长舟船之道么,那就去琼州建你的船厂,去外洋诸国耀武扬威,一辈子在海上晃荡吧!”

    房俊忙道:“微臣不敢,微臣知罪。”

    “休要在朕的面前装得乖巧懂事的模样,朕还能不知道你的德行?只怕这会儿面上恭顺唯唯诺诺,心里却在骂朕是个昏君吧!”

    李二陛下才没有那么好糊弄。

    房俊只得再三请罪:“陛下圣明烛照,乃是千古第一圣君,上承尧舜之仁德,深受万民爱戴,微臣愿为陛下赴汤蹈火,岂敢有一丝一毫不敬之心?”

    “哼哼,谅你这厮也不敢!”

    “……”

    房俊无语,知道我不敢您还故意这么说?

    好生训斥了一番,李二陛下方才稍稍出了一口恶气,指了指面前的茶几:“坐下吧,沏茶。”

    “喏。”

    房俊松了口气,赶紧跪坐在茶几前,用沸水清洗一遍茶具,然后沏茶倒茶,将茶杯恭恭敬敬的放在李二陛下面前。

    李二陛下拈起茶杯呷了一口,抬眼看着房俊,忍不住又骂道:“你这厮当真无法无天,是不是依仗着朕对你的宠爱便越来越无法无天?”

    房俊心说您这还没完了?

    嘴上自然不敢反驳,不过这会儿李二陛下明显已经消气,便辩解道:“陛下责骂的是,都是微臣鲁莽。可此事微臣固然有错,却也是吏部不讲规矩在先。裴行俭乃是太子殿下亲口调回京师安排在民部担任助手,一切流程合理合法,而裴行俭本人之资格也完全可以晋升为金部郎中,可那些个关陇子弟却因为斗争之需要,罔顾朝廷法度,将任命告身压下迟迟不看签发。陛下明鉴,若是知晓这其中之缘由,自然明白乃是关陇子弟们占据吏部垄断官员之升迁,可若是不曾明了这些隐情,想必会将此归于陛下之指使……”

    聪明人说话,点到即可,不可说破。

    李二陛下便蹙起眉,这番话语之中未曾说明之意味,他自然能够品味得出,甚至更想深了一层。

    外界不明其中缘由,将此归于他之指使,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原本晋王便是他推出来与太子争储的,朝中早已对此有了不少负面之评价,不过是因为他这个皇帝威望甚高,故而许多人敢怒敢言,包括太子在内。

    如此,轻易便会被那些人认为是他这个皇帝暗中插手裴行俭之调令,其目的在于打压太子,扶持晋王。

    这就难免予人一种厚此薄彼的感觉,同样都是儿子,太子更是早早便被册立,何以如今想要易储却连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都不给,一门心思的偏心晋王?

    这对于皇帝公正的形象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对于好大喜功无比在乎名声的李二陛下来说,有些不可接受……

    甚至不仅于此。

    太子会怎么想?

    你身为父亲,将雉奴推出来与我争储,口口声声不偏不倚,结果雉奴被你安插进兵部试图掘断我的根基,而我自己要求来到民部,您却连我一个得力的助手都要打压……

    本就怨气满满的太子,因此心里更加种下一根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