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时尚女王的御夫攻略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坑爹的娃

    秦氏被收购后,秦的心情一直不太好,呆呆地坐在办公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KY大厦门口出现了一辆劳斯莱斯,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赵延峰。

    刚走到大厦里面,赵延峰就被秦的手下的人给拦了下来。

    赵延峰身旁的助理见状,连忙出示了一,张名片,工作人员看后很是惊讶的看着赵延峰,随后退到一边。

    赵延峰顺利的走入办公大厦,上了电梯直接来到了秦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秦办公室门口的秘书看见了赵延峰一众人走了过来,急忙走上前阻拦道:“不好意思各位,请问你们有预约吗?”

    赵延峰看了一眼身后的助理,助理马上领会到了赵延峰的意思,上前对着秦的秘书道:“这位是秦氏的新任董事长。”

    秘书还是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赵延峰,显然他并不相信赵延峰助理的话。

    赵延峰也不生气,其实也不怪这个眼前的助理,谨慎点也是好的“秦总现在在里面吗?我想见见他。”

    “那请问你们有预约吗?”

    “你就跟他,赵梓菲的父亲来了”。

    “好,您请稍等”。

    “好的”。

    没一会儿秘书就从秦的办公室走了出来“秦总请您进去”。

    赵延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身后的手下道:“你们都在这儿等着”。

    众人回应道:“是”。

    赵延峰踏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秦的办公室。

    “伯父,你怎么来了?”秦连忙从位置上走了过来。

    “当然是有好事,要来告诉你了”。

    秦没有把赵延峰的话放在心上“能有什么好事啊!”

    赵延峰拿出了一叠资料,递给秦“看看吧!”

    秦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件夹,随后接过,打开一看,看清楚里面的内容后,满脸震惊地看向赵延峰。

    只见此时的赵延峰满脸笑意的看向秦“怎么样?看清楚是什么西了吗?”

    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有些结结巴巴地道:“这,这怎么可能,您,您不是……”

    “是,我是让王泽从孙志强的手里收购了秦氏的所有股份,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霸占秦氏,现在秦氏还是属于你们姓秦的,我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可,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让秦很是想不明白,赵延峰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赵延峰想了一下,然后道:“你知道菲菲和罗森分手了吗?”

    秦听后先是一愣随后道:“不知道,他们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分手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吗?

    “各面的原因吧,反正一时半会儿也不清楚”。

    秦点了点头,其实秦也没有那么想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但是这和股份有什么关系吗?”

    赵延峰先是神秘的一笑,随后道:“这当然有关系,我帮我未来的女婿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秦听后有些受宠若惊,觉得赵延峰在开自己的玩笑“伯父,你就不要拿我寻开心了。”

    “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赵延峰一脸认真的道。

    看着赵延峰一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赵梓菲她”。

    “我看得出来,菲菲那丫头也喜欢你,不过碍于罗森,她不能直接告诉你她自己真正的心意,现在她和罗森分手了,你们自然也就有在一起的可能了”。

    这些秦也清楚“我都知道,可我们真的能走到一起吗?”秦有些顾虑的道,她害怕自己没办法给赵梓菲幸福。

    “只要你们想,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今天我在酒店定了个包厢,你把你奶奶叫过来,我们四个一起吃个饭”。

    “四个?”

    “嗯,还有菲菲,不过有件事,还要麻烦你。”

    “您”。

    “最近我和菲菲闹了些矛盾,她都不怎么理我,所以还要麻烦你,待会儿打个电话给菲菲”。

    “您和赵梓菲怎么了?”

    “没什么,一些矛盾而已”。

    见赵延峰有所隐瞒,那秦又不便过多询问“好,我知道了”。

    看着电脑上法国朋友发过来的办公大厦的资料与照片,赵梓菲又开始纠结,不知道要选哪个好,正在犹豫之际,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

    “喂”。

    “你晚上有空吗?”

    “我哪一天没空,天天有空”。

    秦在电话那头,差点笑出了声“晚上一起吃个晚饭吧!”

    “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吃晚饭了?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赵梓菲觉得有些奇怪道。

    “能有什么阴谋,就是普普通通请你吃个饭而已,不过……我奶奶也在。”秦虽然没有告诉赵梓菲她父亲也在,但还是告诉她,自己奶奶也会出席今天的饭局。

    不还好,一赵梓菲更加觉得奇怪了“今天什么日子啊,又请我吃饭,还把你奶奶也叫上了”。

    “就……一般的饭局啊!你就别那么多了,来不来吧!一句话。”秦真怕,自己绷不住出实话了。

    “好啊!那晚上见。”

    “嗯,酒店位置,待会儿我发到你微信上。”

    “嗯,待会儿见”。

    “嗯,拜拜”。

    晚上赵梓菲打扮打扮之后就打算出门了,刚下楼就碰见了赵麒和许琳美。

    赵麒看着赵梓菲要出门,连忙问道:“你去哪儿?”

    赵梓菲没有回答赵麒的话,而是转头对着赵麒白了一眼。

    许琳美这时走了过来问道:“是要出去吗?”

    这会儿赵梓菲才回答道:“嗯,是啊!”

    赵麒瞬间不高兴了“哎哎哎!你什么意思啊!我问你,你不回答,凭什么许琳美问你,你就回答啊!”

    赵梓菲还是没有理会赵麒,一脸冷漠,出门前对着许琳美道:“我走了”。

    “好,路上心”。

    看着赵梓菲的背影,赵麒气的要直接炸了“这什么人呐!她就是故意的”完赵麒很是生气的上楼了。

    许琳美见着很是孩子气的赵麒,无奈的摇了摇头。

    赵梓菲到酒店的时候,秦他们已经早早的就到了。

    服务员领着赵梓菲来到秦所在的包厢,这一路赵梓菲还在想呢!这不是老爸的酒店吗?秦怎么那么巧,就定在这家酒店吃饭了呢!

    “到了”。

    “谢谢”。

    赵梓菲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见正对着门坐着的秦和秦奶奶,还有一个背着自己的男人,自己没看清对长相,所以不知道是谁。

    见到秦奶奶,赵梓菲很是有礼貌的喊道:“秦奶奶好”。

    “诶!好好好,快来坐吧!”

    赵梓菲走到了桌子旁,一个转眼,瞟到了坐在一旁的赵延峰,赵梓菲瞬间整个人呆住“你怎么在这儿?”

    这次赵梓菲连爸都没喊,赵延峰也不是很生气,假意的责怪道:“怎么?连爸都不叫了”。

    赵梓菲这下明白了,这一切应该都是自己父亲的主意吧!但是碍于秦奶奶还在这儿,赵梓菲不好发作,没有吭声,默默的坐了下来。

    “菲啊!我们秦家这次可真得好好的谢谢你爸爸了,要不是你爸爸,我们秦氏恐怕就要变成别人的了”秦奶奶很是亲昵的叫着赵梓菲的名字。

    赵梓菲到没有在意秦奶奶对自己的称呼,她更在意的是秦奶奶自己的父亲帮了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赵梓菲一头雾水,秦奶奶才恍然大悟道:“你还不知道啊!”

    赵梓菲一脸懵懂的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出什么事了吗?”赵梓菲向着秦问道。

    秦回答道:“是秦氏,许琳美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孙志强之后,孙志强就想着变卖掉秦氏的股份,还好有伯父,伯父让王泽假意买下秦氏的股份,然后又将股份在转让给了我”。

    赵梓菲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这是在讨好自己吗?知道自己和秦的关系,所以变相的想要和自己合好?不过赵梓菲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他“那不是挺好的吗?现在秦氏又回到你们的手里,好事一桩啊!”

    秦和秦奶奶皆是一愣,秦心想这赵梓菲怎么回事啊!虽赵延峰帮了他们秦家,可作为女儿不是应该好好夸赞自己的父亲一番吗?怎么?这赵梓菲怎么好像理所当然一样呢!

    赵延峰此时不知脸面往哪儿放啊!自己可真是生了一个坑爹的娃,只能尴尬地笑了笑道:“菲菲,还真是耿直啊!真是像极了当年的我”完还不忘指责的看了赵梓菲一眼。

    赵梓菲没有理会,把头转到一边。

    看出来了赵梓菲父女俩的不对劲,秦奶奶笑着解围道:“既然我们人已经到齐了,那就上菜吧!,让服务员上菜”秦奶奶朝着秦使了一个眼色道。

    “好”。

    一顿饭吃下来还算平静,赵梓菲也没有出和做出太过份的事,也是给赵延峰留了一些脸面。

    临走前秦奶奶还不忘再次感谢赵延峰“赵董事长真是太感谢您了,您是我们秦家的恩人,以后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帮您的”。

    “秦老太太您太客气了”。

    “那我们就走了”。

    “好”。

    “秦奶奶再见”。

    “再见”。

    “那伯父,我们就先走了”。

    “嗯”。

    看着秦车子走远后,赵延峰才看向赵梓菲“还没消气吗?”

    赵梓菲想了一下,一脸傲娇道:“消了一半吧!”

    赵延峰听后满脸笑意“那什么时候能完消气呢!”

    “看你的表现。”

    “好,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我自己开车了。”

    “那好”完赵延峰就坐上了自己的座驾离开了。

    赵梓菲转头看向已经开远的车子,忍不住站在原地心嘀咕道:“还送我,我不用了,你就真的走了吗?没诚意,哼!”完赵梓菲走向自己的车子。

    远在法国的罗森,连续几天的调查,罗森也终于调查出了真相,原来是自己的父亲对不起赵延峰在先,当年自己的父亲与赵梓菲的父亲一起创业,结果自己的父亲在两人事业巅峰时期的时候,起了贪念,想要独吞两人共同创立的公司,为此赵延峰还在法国蹲了几年大牢,这件事情母亲也是知情的。

    赵延峰之所以要害自己的母亲,是害怕母亲联手孙志强来对付他,当年孙志强也参与了其中的事情,联合自己的父亲,陷害了赵延峰,而赵延峰从当初富豪,变成了阶下囚,这和自己的父亲还有孙志强都有很大的关系,甚至这件事,还有赵梓菲母亲的参与,这真是让罗森心里很震惊。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是这样的人,那这一切都得过去了,罗森忽然觉得好可笑,自己一直想调查清楚真相,真的调查清楚了,罗森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找不到最后让他活下去的理由,母亲死了,赵梓菲也离开了自己,而他这一生一直引以为傲的父亲,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卑鄙人,他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走到了桥上,罗森看着桥下的流水,感觉这一刻心里很是平静,要是跳下去,这一切都结束了,我死了,应该也不会有人为自己难过吧!也是,自己早就该死了,只是自己太幸运,遇见了赵梓菲,才让自己多活了十几年的光阴,这一次没人可以救自己了。

    罗森站在桥上,缓慢的闭上了眼睛,就在自己往前倾斜的时候,一个人抓住了自己,罗森转头看向对时,对已经把自己抓到了路面上。

    罗森转头刚想大骂对多管闲事,却发现那个人是自己认识的熟人“孙又杰!”

    “好端端的,你干嘛!寻死啊!”孙又杰喘着气道。

    “是想死,不过不是没死成吗?被你给救了”罗森苦笑道。

    “有什么想不开的,寻死觅活的”。

    罗森没有话,而是一脸苦笑。

    看来罗森也是个有故事的人,或许也和自己一样,都是可怜人。

    孙又杰拍了拍罗森的肩膀“走,换个地话吧!”

    罗森和孙又杰来到了一家咖啡店,孙又杰喝了一口咖啡,看着很是颓废的罗森问道:“吧!发生什么事了”。

    孙又杰如果不是之前喜欢赵梓菲,那他和罗森不定还是铁磁呢!

    “我和赵梓菲分手了”这话的时候,罗森是笑着的。

    孙又杰一愣“什么!理由呢!”

    “我妈死了,被赵梓菲父亲害死的”。

    “等等,赵梓菲的父亲?她父亲不是在她的时候就死了嘛!还有,你妈怎么就是被赵梓菲的父亲害死了呢!你们这在搞什么呀!拍电视剧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父亲没死,但我母亲的确是被赵梓菲的父亲害死的,我就是为了这个来到法国的”。

    “然后呢!”

    “查出的真相,真是出乎我的所料,我父亲和赵梓菲的父亲是朋友,两人一起在法国创业,公司刚有起色时,我父亲见利忘义,动起了坏脑筋,联合……”罗森看了孙又杰一眼,然后接着道:“联合你的父亲孙志强陷害赵梓菲的父亲锒铛入狱”。

    孙又杰也不意外,这的确像是自己父亲能做出的事,不过罗森的父亲也这么做,孙又杰有些意外“怪不得你要寻死,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的确很难让人接受”。

    “我现在和你差不多,不过我和你不一样的是,你父母还健在,我的父母已经都驾鹤西去了”。

    孙又杰叹了一口气,两人都是苦命人“看来我们来错了地,我们应该去酒吧,消消愁”。

    “现在也可以去啊!”

    孙又杰无奈的笑了笑,两人也算是同病相怜了“诶!对了,你现在住哪儿啊!”

    “酒店”。

    “住酒店多不便啊!想来你在法国也没有住处,不如住我那儿吧!我在法国有一套房产,是我自己买的,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这样也行”罗森也不客气道。

    “走,现在就搬”。

    “好”。

    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