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时尚女王的御夫攻略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主犯从犯

    前几天陆军就给罗森带来了消息,陆军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发到了罗森的邮箱里。

    罗森看着邮箱里的内容,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母亲的事居然真的和赵延峰有关,可是罗森不明白了,赵延峰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自己母亲和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母亲?这让罗森很是不解。

    赵梓菲与秦和好后,两人今天就约一起吃晚饭,晚饭吃好后,两人便并排的从饭店里走出来,刚走到门口,秦就看见了不远处的罗森。

    秦瞬间收起幸福的笑容,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罗森。

    赵梓菲不明所以地看着秦,这是怎么了,怎么老看着一边,赵梓菲好奇地看了过去,才发现罗森站在饭店的不远处。

    “罗森!他怎么在这儿?”

    “肯定是来找你的吧!看来我在这儿不是很便,我还是先走吧。”

    赵梓菲也没有阻止秦走,看着秦走远后,才依依不舍地走向罗森。

    赵梓菲走到了罗森的身边,只见此时的罗森脸色不太好,刚想询问他怎么了,没想到他先开口道:“我想和你聊聊。”

    “好,我们找个地坐下来聊吧!”

    罗森看着前面的咖啡馆道:“就那边的咖啡店吧!”完罗森就走了过去。

    赵梓菲一脸蒙圈,心想这罗森怎么了?不过还是跟着罗森走了过去。

    来到了咖啡店,两人都沉默不语,直到最后赵梓菲实在忍不了了开口道:“你不是想和我聊聊吗?怎么不话了?”

    罗森苦笑了一下“不知从何起。”

    赵梓菲一脸疑惑,心想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罗森不,赵梓菲只能胡乱猜测道:“你是要我和秦的事吗?”

    罗森摇了摇头“不是”。

    赵梓菲已经没有耐心了“那是什么事?”

    “你父亲的事”。

    “我爸?我爸怎么了?”

    “具体来是你爸和我妈的事”。

    赵梓菲的脑子更加混乱了“你到底想什么?”

    “你知道之前我妈和你爸认识吗?”

    “这个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当初我遇见你和阿姨的时候是我们三个人的初次见面,至于我爸认不认识阿姨,我就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罗森淡淡的一笑“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看来赵梓菲也不太清楚,他父亲和我母亲的事情,看来还得靠自己去调查这一切真相了。

    “你把我叫来,就是这个?”

    “恩”。

    不知怎么的赵梓菲来觉得自己看不透现在的罗森,感觉现在的他就像一个迷雾,摸不着看不透。

    罗森来找过赵梓菲后,赵梓菲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她觉得罗森的一切有些反常,好端端地怎么问起自己的父亲和他母亲的事情,直觉告诉赵梓菲,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所以这天赵梓菲去了自己父亲的别墅,想找自己的父亲问个清楚。

    刚上楼来到了书房就听见了,赵麒和赵延峰在书房里的一段对话。

    “这个罗森最近一直在调查他母亲的死亡原因,看来他是不相信他母亲是死于车祸了”赵麒道。

    赵延峰端着茶喝了一口道:“那他查到了什么吗?”

    赵麒冷笑一声道:“这子还挺有办法的,居然找到了已经退役的陆军,让这个陆军帮他查那些监控,结果可想而知了,这个陆军是特种兵部队里面有一定地位的,现在虽然退役了,但威望还是在的,他的一句话怎么可能还查不出什么?”

    “这么罗森都知道了”。

    “但是很奇怪,他竟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不来找你呢!而是去找了赵梓菲”。

    赵延峰喝茶的动作一顿“那他有对菲菲什么吗?”

    “好像没有,不过他调查清楚他母亲的死因后,却一直在调查你和他母亲的关系。”

    “看来他还挺执着的”。

    “可不执着嘛!要知道你可是害死了他的亲生母亲,杀母之仇可大过于天啊!”赵麒一脸平淡的道。

    躲在书房门口偷听的赵梓菲,一句不差地将他们的对话听在了耳朵,赵梓菲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父亲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他为什么要杀害罗森的母亲,赵梓菲带着愤怒推开了门。

    房间内的赵麒与赵延峰着实吓了一跳,看见来人后,他们更是像看见鬼一样。

    赵麒瞪大着眼睛看着赵梓菲“赵梓菲,你什么时候来的?”

    赵梓菲此时一脸面无表情地道:“正正好好听到了你们杀死罗森母亲的时候”。

    赵延峰这下慌神了,怎么就这么巧让自己的女儿听到了。

    赵梓菲一步步走近自己的父亲“赵麒刚才的都是真的吗?是您害死了罗森的母亲”。

    面对着自己女儿的质问,赵延峰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坐在一旁低下头,不吭声。

    赵梓菲见自己的父亲不话,更是愤怒的怒吼道:“回答我呀!”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得出赵梓菲现在的眼睛非常红,看起来好像要吃人了一样。

    见情况不妙,赵麒立马上前拉着赵梓菲“赵梓菲,你冷静一点。”

    赵梓菲一把推开了赵麒“你滚开”随后继续对着自己的父亲询问道:“你啊!我要你现在就回答我,罗森的母亲是不是你害死的”。

    赵延峰半天才吐露出一个字“是”。

    这一个是,几乎把赵梓菲心中的仅有的希望给打的灰飞烟灭。

    赵麒很是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老头儿”心想你怎么能出来,这一启不是刚刚团聚的父女,又要反目成仇了。

    赵梓菲现在几乎要崩溃,她真的难以承受这样的事实“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罗森的妈妈对他来有多重要吗?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你知道吗?那是他在这世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了,你这么做,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他,让我以后,怎么做人?爸,你在我心里一直是神,一直是我习的典范,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赵梓菲往后退了几步然后道:“您太让我失望了”完赵梓菲夺门而出。

    赵麒见状刚想追出去,却被赵延峰叫住“别去追了”。

    “为什么啊!我要把她找回来,跟她清楚所有的事情,不是我们不仁不义在先,而是他们先无情无义的”。

    “现在什么,菲菲都不会听进去,我女儿的性格我自然清楚。”

    “可……”

    赵延峰抬手示意赵麒别了“她需要时间去消化,随她去吧!”

    “如果现在放任她,那你们父女俩的感情以后就很难在修复了”。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

    “现在我们俩对她而言,就是一个是主犯和一个是从犯,你觉得我们的话,她会信多少,别信了,估计她连听都不会听我们一句话。”

    赵麒想想也是,这赵梓菲的脾气可倔得很,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再相信自己和老头儿的。

    赵梓菲离开了自己父亲的别墅后,来到了罗森的家。

    罗森听着自家被人敲的一直作响的门,走到门前,开了门,一打开门就看见赵梓菲站在了门口。

    赵梓菲看见罗森后,二话不的直接扑进了罗森的怀里。

    这下搞得罗森有点蒙了,心想这是什么情况。

    “对不起罗森,我都知道了。”

    罗森听后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嗯”。

    见罗森的态度还是冷冷的,赵梓菲以为他在恨自己,毕竟害死他母亲的,是自己的父亲。

    “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只见罗森无奈的一笑“该知道的时候你总会知道,我又何必刻意的去告诉你”。

    赵梓菲其实罗森还是在为自己着想,可自己呢!三心二意不,自己的父亲还害死了他的母亲,这让自己怎么赎罪“罗森”。

    “进来吧!”

    赵梓菲走了进去,罗森给赵梓菲倒了一杯茶。

    赵梓菲看了一眼茶杯,却没有喝,这个举动,罗森也看在眼里,罗森开玩笑道:“怎么?怕我下毒?”

    “不是”赵梓菲不想让罗森误解自己,随后拿起茶杯将茶杯里的水,喝了个光。

    “其实你不用这么刻意,像以前一样就好。”

    “嗯”赵梓菲一直看着自己身旁的罗森。

    “今天在这儿吃饭吗?”

    “可以吗?”

    “你要是留下来吃饭,我就出去到超市里买点菜,你要是不吃,我就自己煮点面吃了”。

    一听到面,赵梓菲连忙道:“不用去买菜了,既然家里有面,那就下点面吃吧!我来做,我也很久没有做过面食了”。

    “好”。

    赵麒回到家,只看见许琳美一个人坐在客厅,却不见赵梓菲,向着许琳美问道:“赵梓菲还没有回来吗?”

    许琳美摇了摇头“你找她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

    “你要真想找她的话,可以打个电话给她,问问看她在哪儿。”

    赵麒叹了一口气,心想现在打电话给她,她也不一定会接吧!

    “算了,也没什么事,你刚下班回来吗?吃饭了吗?”

    “吃了,你呢!”

    “还没有”现在的赵麒哪有心情吃饭啊!满脑子想的都是赵梓菲的事。

    “要我给你做点吗?”

    “不用了,我也不太饿,我先上楼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完赵麒就上楼了。

    “哦”这赵麒怎么了,怎么看上去无打采的?

    专注于查出自己母亲和赵延峰之前是不是认识的事情,罗森也是费尽心思,找了不少人脉。

    罗森看着电脑上的资料,心想看来自己要去一趟法国了,只有去了法国自己才能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二话不,罗森就买了机票去了法国。

    赵麒一大早就端着早餐来到了赵梓菲的房间门口。

    心翼翼地敲着门,‘叩叩。

    “赵梓菲,我给你端了早餐过来,你要吃吗?”

    可房间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回应,赵麒只能厚着脸皮端着早餐,将门打开走了进去。

    走到房间,只看见用被子蒙着身的赵梓菲,赵麒心翼翼的走到赵梓菲床边,打量了一下赵梓菲,确定着她是真睡还是假睡“我拿了你最爱吃的笼包和豆浆哦!你不起来吃吗?”

    赵梓菲躺在床上还是没有反应,赵麒只能放大招“你不吃,我可就吃了”。

    赵梓菲还是没有反应,就在赵麒张嘴要吃笼包时,赵梓菲开口道:“要吃,死出去吃。”

    “你醒了?你真的不起来吃吗?可香了。”完赵麒迎来的就是赵梓菲丢过来的枕头。

    幸好赵麒躲开了,要不然笼包和豆浆都掉在地上了“行,我出去,早餐给你放在这儿,你起来了记得吃啊!”

    赵麒走出去之前又看了赵梓菲一眼,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赵麒悄悄地将赵梓菲的房门关好,心想看来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到最后赵梓菲也没吃赵麒端来的早餐。

    换了一身衣服下楼,看见赵梓菲下来了,赵麒屁颠屁颠地走到赵梓菲身旁“起来了,早饭吃了吗?”

    赵梓菲直接无视掉赵麒,径直走向厨房,默默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这赵梓菲什么时候能够消气,赵麒还是习惯那个和自己斗嘴吵吵闹闹的赵梓菲。

    这时家里的门铃响了,见赵梓菲不理自己,赵麒走了出去开门。

    没一会儿赵麒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收信人是赵梓菲。

    赵麒将信放在桌子上,对着正在厨房做早餐的赵梓菲道:“你的信”完就上了楼。

    亲眼看着赵麒上楼后,赵梓菲才走到客厅,拿起信封,收件人的确是自己,可会是谁呢,居然那么老套给自己写信,抱着好奇心打开了信封,看见了信的开头,原来是罗森写的信,可他为什么给写信呢!带着疑惑将信看了下去。

    具体内容大概是,菲,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坐上了去往法国的飞机上,很感谢你这一路的陪伴,但我似乎不能成为那个一直陪伴你的人,我也知道你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我,所以我祝福着你和秦,希望你能鼓足勇气向秦表明你自己真正的感情,不要觉得对我有愧疚,也不要来找自己,我可能这一次去法国,就永远不会再回上海了,希望你未来会很幸福,罗森。

    赵梓菲心里难以接受,罗森就这样走了,为什么?为什么呀?赵梓菲不明白,拿起手机就给罗森打了个电话,可电话那头显示的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电话是空号。

    罗森是完的消失不见了,他不想在与自己有任何的联系了,这让赵梓菲心里很不舒服,感觉心好像被掏空了,少了什么西一样,这种感觉异常的难受。

    罗森对于她而言不是恋人,就是亲人,突然这样断了联系,赵梓菲的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