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时尚女王的御夫攻略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新任董事长

    另一边许琳美知道秦的公司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开始动了一些坏心思。

    这一天她来到了秦宅,来坐在客厅的秦奶奶看见许琳美很是欣喜地站起身“琳美,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想奶奶了?”秦奶奶满脸慈爱的道。

    “奶奶,其实我压根就没走,我一直在上海”。

    “你在上海,那为什么不搬回秦宅住呢!”

    “这毕竟不是我的家,而您和秦也不是我真正的亲人,所以我继续住在这里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秦奶奶不太明白为什么许琳美会这些话,但直觉告诉她,许琳美这次的到来不简单。

    “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秦奶奶也是个聪明人,不打算再与许琳美绕圈子。

    “奶奶,你记得我爸妈生前在秦氏集团是什么职位吗?”

    秦奶奶心里一惊,心想这丫头这是什么意思,但明面上还是装作镇定道:“知道啊!怎么了?”

    “我爸妈股的位置空了那么久,是不是应该找个人来接替了,这个人呢!最好是和他们有血缘关系的,您呢!”

    “琳美啊!你年纪还,这么早坐上股之位,我怕公司那些老股会心生不满”。

    “有什么不满?子承父业,不是理所应当吗?还是奶奶不想琳美参与公司的事”。

    秦奶奶很明显脸部表情一僵“怎么会呢!奶奶只是觉得你年纪尚轻,到了公司难以服众”。

    “奶奶您应该知道我爸妈是怎么死的吧!就算我不是我爸妈的女儿,作为补偿,这公司股是不是应该有我一份”。

    秦奶奶这下明白了,原来这许琳美是来讨债来的,冷笑一声“琳美,这些年秦家没有亏待过你吧!”

    “这一码归一码,我爸妈的那场意外真的只是意外吗?奶奶心里应该比我还要门清吧!要知道秦氏有今天的成就,也有我爸妈一大半的功劳,而且我爸妈是公司最大的股,这一点奶奶不会忘记了吧!”

    秦奶奶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许琳美无视着老太太的脸色继续道:“再现在的KY还有我爸妈一半的股份吧!前段时间我已经将我把爸妈生前的股份已经转到自己的名下,也就是,现在我是秦氏最大的股,也是KY的股之一”。

    “你怎么可以随意将你爸妈的股份转到你的名下,要知道股份没有人的同意或者协议书,是不能随意转让的”。

    “谁没有协议,我爸妈早就在生前就立好了遗嘱,要将他们手中的股份要转给我,不过这也是有个前提,就是要我年满18周岁之后,股权才会转到我的名下,这一点奶奶应该早就知道了吧!如果不是律师打我电话,我真是到死的那一天,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完眼睛死死地看着秦奶奶。

    秦奶奶此时不淡定了,眼神飘忽不定,半天才了一句“奶奶只是怕你没有这个能力去接收那些股份,要知道拿了这些股份,就意味着,你以后的责任要变重了,奶奶这是在为你着想,我想等你以后和秦结了婚,奶奶再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可谁想到,这秦他的心思不在你这儿,奶奶也不能勉强了他的感情不是”。

    “奶奶的真是句句在理,不过我今天来也只想告诉你一声,三天后,我将任职公司董事一职,同时将接手秦的公司,还望奶奶到时候做好心理准备”完很是潇洒的就离开了。

    等许琳美走后,秦奶奶几乎要晕倒了,要知道这一切她不知道谋划了多久,甚至还赔上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现在一切计划都成泡影,这要她怎么去接受。

    心里挂念着自己女儿的黄丽华,这一天来到了KY的公司,既然自己的女儿自己不通,那自己就来找秦试试,看看他有没有可能劝赵梓菲。

    ‘叩叩敲完门秘书走了进去“秦总,孙董的夫人找您”。

    秦示意了一下,表示同意黄丽华进来,秘书让出一个道,让黄丽华走了进去,见到黄丽华后,秦立马站起身“孙夫人”。

    黄丽华点头示意了一下“嗯”。

    “这边坐吧!”

    “不用了,我来是想和你几句话,完我就走”。

    “哦,那您吧!”

    “想必秦总也知道赵梓菲对我的态度一直不是很友好,这其中其实是有原因的,这些事来不应该跟您一个外人,但是到了今天不得不的地步了,事实上,我是赵梓菲的母亲”。

    秦一脸的震惊,他自己想过一百种可能,赵梓菲讨厌黄丽华的理由,但更让自己想不到的是赵梓菲居然会是黄丽华的女儿“亲生女儿?”秦还是不相信的向黄丽华问道。

    只见黄丽华点了点头“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劝劝赵梓菲,让她不要在外面摆摊卖衣服了,只要她不去摆摊,我可以帮KY度过这次的难关”。

    黄丽华后面的话,秦没有听进去,他只听见黄丽华赵梓菲在摆摊卖衣服,这是个什么情况,这几天她一直不在公司,难道就在卖衣服?

    看了一眼一旁的黄丽华道:“孙夫人放心,我一定会让赵梓菲继续在公司上班的,不会再让她去摆摊了”。

    “听你这么我就放心了”。

    仍在广场上摆摊的赵梓菲,此时还不知道秦已经知道了自己在街头卖衣服的事,正满脸笑意的迎接每一位客人。

    开着跑车来找赵梓菲的张麒,坐在车里看着赵梓菲对着那些人低头哈腰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很难受。

    张麒没有继续呆在车里,下了车,朝着赵梓菲的向走去,站在离赵梓菲不远的地定定的看着她。

    收完钱的赵梓菲,无意间的抬头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张麒,有些惊讶道:“张麒?”

    听见赵梓菲叫自己了,张麒这才慢悠悠的走到赵梓菲的面前“你再看不见我,我站在那儿就要成雕塑了”。

    “那你怎么不自己过来啊!”

    “我不看你正在忙吗?”

    “嗯,还挺体贴人的”。

    “销量如何啊!”张麒看了一眼衣架上的衣服道。

    “还不错吧!”

    “查出你们公司的那些有问题的衣服是怎么来的吗?”

    “是被人调换了,不过调换的人,我还没有找到”。

    “是谁调换了你们的衣服”。

    “一个保安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不过谁调换的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幕后是有人指使的”。

    张麒的脸色瞬间严肃“谁?”

    “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也和你无关,你不是了吗?只要KY的事,你都不会插手帮忙,那我告诉了你,不是也白告诉”。

    张麒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是在记仇吗?”

    “你觉得我是个不记仇的人吗?”

    “不是”。

    “我这个人呢!有恩必报,有仇也必还,你可得记住了”。

    张麒无所谓地笑笑“那你什么时候兑现我们之间的约定啊!”

    “最近恐怕不行,KY的情况你也知道,可能要过一段时间”。

    “行吧!反正你也逃不掉”。

    照常赵梓菲早上到公司报到一下,下午就去摆摊卖衣服。

    今天刚到公司,就在走廊碰见了秦,赵梓菲先向秦打招呼道:“早啊!”

    “早”就在赵梓菲和自己要擦肩时,秦叫住了她“等一下”。

    赵梓菲停下脚步,看向秦“怎么了?”

    “你最近都去哪儿了?为什么到了下午,在公司就不见你的人了”。

    赵梓菲有些心虚道:“我去工厂了,查了一下工厂的监控”。

    “查到了什么吗?”

    “还没有”。

    “那你下午还去工厂吗?”

    “去啊!这事情总要调查清楚,找到了那个人,可能就能调查清楚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嗯,这几天你幸苦了”秦却没有拆穿赵梓菲,不知道在心里有着什么样的想法。

    “没事,那我回办公室了”。

    “嗯”。

    晚上赵梓菲还在广场上卖衣服,张麒却在这时来到了广场“这么晚了,还卖衣服?”

    赵梓菲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九点半了,看了看街上的行人也来少了“已经这么晚了,收摊回家吧!”

    “我帮你”。

    “要不要去吃个夜宵”。

    “可以啊!”

    赵梓菲一笑,总算有个伴一起吃夜宵了,最近高兰老和那个何少阳约会,自己只能回家去吃泡面。

    赵梓菲提议去吃烧烤,而张麒却没有带她去吃她经常去吃的烧烤店,而带赵梓菲来到了一家他认为很好吃的烧烤店。

    两人坐下后,张麒无意的向着赵梓菲问道:“这几天你在广场上卖衣服,秦知道吗?”

    赵梓菲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赵梓菲有些奇怪的看着张麒“你是不是想对我什么”。

    只见张麒有些欲言又止“既然你问了,我就了啊!”

    “吧!”

    “既然秦没让你去摆摊,那你干嘛自己眼巴巴的主动去广场上卖衣服呢!”

    “我你这脑子,是倒着长得是吧!”

    “我错了吗?”

    “我问你,在KY倒闭之前我是不是还是KY的员工”。

    “是啊!”

    “那不就得了吗?如果KY在倒闭之前,公司一直处于停滞状态,那谁付我工资啊!”

    “你就为了这么几个钱,整天风吹日晒的站在广场买衣服啊!”

    “不仅是为了钱,也是为了情义”。

    “你喜欢那个秦啊!”

    赵梓菲差点被刚刚吃进去的羊肉串给卡住了“咳咳,胡什么呢!”

    “你真当别人眼瞎啊!你啊!就骗骗你自己吧!”张麒也服了赵梓菲,明明很喜欢一个人,却不肯承认。

    赵梓菲一时无语,心想这张麒怎么也知道自己喜欢秦呢!自己和他好像认识也没多久啊!

    不经意的一个转头,赵梓菲似乎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在脑子里飞速地运转,才想起这个人正是出现在监控视频里的保安。

    见对走了出去,赵梓菲也立马站起身跟了出去。

    不明所以的张麒见状喊道:“你干嘛去啊!这烧烤没吃完呢!”

    走在半路的赵梓菲又回头,拉着张麒就朝外面走去“吃什么吃啊!现在有比吃还要重要的事情”一把抢过张麒手中的烤串丢在桌子上道:“快走”。

    “你怎么了?看见人民币了,走那么急”站在一旁的张麒有些不太理解赵梓菲这一连串的行为。

    赵梓菲看了看四周已经不见那个保安的身影了。

    张麒见赵梓菲不回答,还四处张望着,忍不住问道:“你到底在找什么呀!”

    赵梓菲有些情绪低落道:“找人”。

    “找谁啊!”

    “监控视频里的那个保安”。

    “你怎么不早呀!早我就能帮你抓到他了”。

    “你这风凉话的还真是让人心里凉爽啊!”这句话时,赵梓菲几乎是咬着牙的。

    张麒看到赵梓菲这个表情,稍稍的有些怂了“我承认,是我刚才没反应过来,才让你没抓到人的,你吧!要我怎么补偿”。

    “算了吧!你也补偿不了,我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生气了?”

    “不是你的吗?KY的事你帮不了我,也不能帮我,那你的补偿也只能是张空头支票”。

    “那我可以补偿别的呀!”

    “不需要”。

    “你再好好想想,我可是从来不轻易许诺别人,你错过了这次可就没有下次了”。

    “那你帮我找那个保安”。

    张麒瞬间面露难色,赵梓菲也是看穿了“我吧!我不需要,你还非让我,了你又不兑现,你这不是给了人家希望,又让人家失望吗?”

    “我考虑考虑”。

    赵梓菲冷笑道:“等你考虑好了,KY公司差不多也倒闭了”。

    这下可真把张麒为难坏了,自己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我帮你找到那个人的住址,到时候你自己过去找他,这样可以吗?”

    赵梓菲瞬间笑意盈盈“地址什么时候给我”。

    “明天早上”。

    “好”。

    张麒看着赵梓菲变幻莫测的心情,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有抓到那个保安,赵梓菲心里一直觉得有些可惜,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再遇见那个保安了。

    赵梓菲收着客人的钱边道:“谢谢,欢迎下次光临”目送客人时,却再次看见那个保安的身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冲了过去。

    来买了一些午饭给赵梓菲的张麒,看见赵梓菲像一阵风一样从自己身边走过,连忙道:“你干嘛去啊!”

    “你帮我看一下摊子”赵梓菲来不及解释,匆匆忙忙完直接就朝着保安的向跑去。

    等赵梓菲追过去时,又不见保安的身影,看了看四周,却在拐角处看见对,连忙跑了过去,拍了对的肩膀一下。

    只见对看着赵梓菲,一头雾水“请问你有事吗?”

    “我是KY的设计师,我叫赵梓菲”。

    赵梓菲话还没完,保安听到KY两字,转头却要走时,却被一个伸出来的脚给绊倒了,赵梓菲看向脚的主人,是张麒“你怎么在这儿,我不是让你看着摊子吗?”

    “要不是我,这子怕是又要逃了,你还想着你那破摊子”。

    这时赵梓菲才看向倒在地上的保安,蹲下身子向着对问道:“你刚刚为什么要逃跑?”

    保安心虚的看向别处“我不认识你,我自然要逃”。

    “你刚才分明是听见了KY这两字,才想逃跑的吧!”

    “什么KY,我不认识”。

    张麒看着赵梓菲和那个你一言我一语的,不耐烦道:“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把他送进警察局,交给警察去处理”。

    赵梓菲心想看这情形,看来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出真相的,那只能交给警察来处理了“既然你什么都不想和我,那我只能把你交给警察了”。

    直到到了警察局,对还是什么都没。

    将人交给警察后,赵梓菲和张麒便从警察局走了出来,张麒向着赵梓菲问道:“现在人已经抓到了,你还打算继续在广场上摆摊卖衣服吗?”

    “你觉得他会这么快承认他所做的一切吗?”

    “什么意思?”张麒一头雾水。

    “事情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正在公司的秦突然收到总公司的召唤,要他立即前往秦氏的公司,参加股大会。

    在路上,秦在心里嘀咕着,秦氏一直是奶奶在管着的,一直以来也没出任何意外,怎么今天突然要召开股大会了。

    想着想着就到了秦氏总公司,来到了会议室,只见所有的股都到齐了,秦走到董事长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等了一会儿,秦奶奶出现了,走到董事长的位子上坐了下来,脸色很是凝重的开口道:“今天之所以召开股大会,是因为有件事情要宣布”秦奶奶看向门外道:“进来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外面,只见许琳美身穿一件黑色职业装走了进来。

    秦一脸震惊,心想许琳美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只见秦奶奶开口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许琳美,也是秦氏集团第一大股”。

    此话一出不仅是秦,台下所有人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这时秦奶奶走到一旁,将董事长的位子让了出来,许琳美顺势坐了上去。

    看到此景,秦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许琳美,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奶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台下的股声地议论着“看来这秦氏怕是要易主了”。

    “是啊!”

    其中有一个股不服气道:“一个黄毛丫头,凭什么坐上董事长之位”。

    声音不大不,所有人都听见了,许琳美不以为意,看向那个董事,邪魅的一笑“就凭我拥有的股份,比在场所有的人都多”。

    “可笑至极,股份多就能做董事,那我们在场所有的股还比你年纪大,阅历比你多,那我们岂不是比你更有资格坐上这董事长的位子”。

    许琳美也不生气,淡淡的道:“您这算是倚老卖老吗?”

    那个董事也毫不客气道:“是又怎么样?”

    许琳美没有话,而是别有深意的看向秦奶奶“奶奶,您觉得呢!”

    秦奶奶看着许琳美略带威胁的口气询问着自己,自己只能忍着心中的不快,对着所有的股道:“阅历不够,可以去慢慢累积,毕竟琳美年纪还尚,潜力无限,我想她未来一定会是个合格的董事长”。

    “既然董事长都这么了,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可多言的了”。

    “但愿秦董事长没有看错人”。

    今天叫秦来就是通知他的,会一直到结束,秦还一直是懵的。

    看见走在自己前面的许琳美,秦连忙叫住了她“许琳美”。

    许琳美对着秦一笑“怎么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拿回了原属于我的西”。

    秦微微皱眉“你的?什么意思”。

    看秦的样子,似乎他并不知道自己父母与秦氏的关系“这话你应该去问你奶奶”完许琳美没有再给秦话的机会,转身就走了。

    秦来迷茫,难道奶奶隐瞒了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吗?

    想着秦就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只见奶奶的助理正在帮奶奶收拾办公桌上的西,秦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奶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许琳美怎么就成秦氏最大的股了”。

    秦奶奶深吸了一口气道:“许琳美的父母生前与你爸妈是至交好友,当时秦氏刚起步时,你爸资金不够,正好许琳美的父母是做生意的,他们有一些积蓄,就入股了秦氏,所以他们在公司占股比较多,当时你爸为了感谢他们夫妇二人,便在公司给了他们职位,与你爸爸平起平坐,都是董事”。

    “那为什么许琳美会有那么多股份?”

    “那是他父母生前给她留下的,在她年满18周岁后,就可以随时接收这些股份”。

    “原来是这样,那现在奶奶岂不是不是公司董事了?”其实秦还是很依赖自己的奶奶的,如果她不在总公司了,自己还真没安感,到底,秦还只是个孩子,虽然年龄在长,但他的心智还是很孩子气的。

    秦奶奶一笑,似乎在安抚着秦“没事,反正奶奶年纪大了,就当提前退休了”。

    秦苦笑,此时也不知该什么好了。

    “倒是你,公司现在如何了?”

    秦摇了摇头“状况不太好”。

    “没事,慢慢来,以前那么多坎,你都熬过去了,奶奶相信,这一次你也一定能挺过去的”。

    “嗯”其实秦心里清楚,这一次公司怕是真的要完了。

    从总公司出来,秦坐车打算回自己的公司,就在路过广场的时候看见了正在卖衣服的赵梓菲,只见她笑意盈盈的迎接着来买衣服的每一位客人,秦却想起了黄丽华对自己的话,对这赵梓菲心里却有着一丝愧疚。

    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客人,赵梓菲心情大好“随便看看,这些都是新款”。

    “这裙子多少钱一件啊!”

    “三十”。

    “好,我要了,给我包起来吧!”

    “好”给客人的衣服包装好后,将衣服递给客人道:“您的衣服,欢迎下次再来”赵梓菲一个转身却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秦,有些一惊,随后又恢复平常。

    赵梓菲朝着秦走去“你怎么来了?”

    “黄丽华来找过我”。

    赵梓菲一愣“她找你干嘛!”

    “她把你的身世告诉了我”。

    赵梓菲真是没想到黄丽华会把自己和她的关系会告诉旁人,而这个人居然会是秦“所以呢!”

    “她作为母亲,她不想让你在外面吃苦,她让我来劝你不要再摆摊了”秦没有绕圈子,很是直白的道。

    赵梓菲真是觉得这个黄丽华有些可笑“你也觉得我应该关了这摊子是吗?”

    “你是个设计师,这些不应该是你来做的”。

    “那我是不是KY的员工,那我为公司尽一份力,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不对,错的是你不应该用这种卑微的式”。

    “卑微?秦,你现在不是不知道公司是个什么情况,你知道钱现在对公司有多重要吗?”赵梓菲真不明白,都什么时候了,这秦还在这里讲他的自尊论。

    “就你现在卖衣服赚来的钱,能为公司做些什么?”

    “那总比什么都不做要来的好”。

    “现在我以老板的身份命令你,从今天起不许在这儿摆摊,立刻回公司上班,否则…”

    “否则什么?”

    “撤除首席设计师的身份,将你逐出公司”。

    赵梓菲真是万万没想到,秦这一次会玩这么狠,要开除自己“凭什么?我为了公司,你却要开除我,秦你这是恩将仇报”。

    我不是真的要这么狠心,我只是不愿意你再这么吃苦,秦心里想着“随你怎么想”完一个转身就离开了。

    赵梓菲刚想追上去想与秦争辩,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看了一眼走远的秦,赵梓菲接过电话“喂,什么!无罪释放了,为什么啊!好,我现在就过来”。

    赵梓菲接到电话是要将抓到的保安无罪释放,急匆匆的来到了警察局。

    “警察同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人放就要放了呢!”

    “是这样的,你将人送过来后,我们也审问过他了,可他一直不肯承认自己所做的事,再这证据不足,也不足以给他定罪啊!”

    赵梓菲心想也是,就这一个监控视频能明什么,是自己疏忽了“那他现在已经离开警局了吗?”

    “还没”。

    “我能见见他吗?”

    “可以”。

    警察将赵梓菲带到了看守所,赵梓菲看着安静坐着的那个保安,看他的样子年纪也不大,或许这里面真有其他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所以他在面对警察的时候,也不肯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

    “不要聊太久了”警察提醒道。

    “嗯”。

    房间里只剩下赵梓菲和那名保安,赵梓菲还没开口,对却道:“你不用问了,我什么都不会的”。

    “你不是什么都没做吗?怎么自己什么都不会,难道是真的做了什么吗?”

    对心里一慌,自己怎么漏嘴了,随后淡定的道:“我只是随口一,你不要断章取义”。

    赵梓菲微微一笑,却没有执着一个话题,转移话题道:“我看年纪也不大,你几岁了”。

    这次对毫无防备地回答道:“十九”。

    “嗯,的确挺的,那你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

    对听后瞬间警惕起来“你问这个干什么?”

    “也就随便问问,你不用那么紧张,既然你你什么都没做,那你怎么会出现在工厂的仓库呢!难道是在偷西?”

    “不是,我没有偷西”对有些激动的道。

    “那你是家里有什么困难吗?”

    只见对的眼神有些闪烁,赵梓菲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我们聊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名字?”

    对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赵梓菲自己的名字,赵梓菲却先开口道:“我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赵梓菲,是一名服装设计师,我呢!是名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不过在几年前移居到了法国,最近才回的国,好了,我完了,到你了”。

    张勇看着眼前赵梓菲,不免被她的亲切感所感染,缓缓的道:“我叫张勇,是一名保安”。

    “完了?”

    张勇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嗯”。

    “行吧!今天我们也算彼此认识了,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完把赵梓菲便离开了房间。

    张麒看着赵梓菲的背影一头雾水,心想这就结束了?

    “所以,这子的确是受人指使的?”张麒对着赵梓菲道。

    “嗯,百分之百的确定”。

    “现在他被放出来了,接下来你又打算怎么做呢!”

    “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那以后找他就好找了”。

    “你怎么就确定他告诉你的就一定是他的真名呢”不是张麒疑心病重,而是这人心实在太过险恶了。

    “他才十九岁,还是个孩子,不了谎的,再他会这么做,应该也是被人胁迫吧!要不然这点儿大的孩子怎么有这个胆量去做这种事”。

    “也是”。

    “不过来也巧啊!这子居然和你是一个姓,你俩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吧!”赵梓菲开玩笑道。

    “你觉得可能吗?我长那么帅”。

    赵梓菲真是败给张麒了,这世界上自恋的人可真多啊!冷笑一声不作回应。

    “那你还继续摆摊吗?”张麒问道。

    赵梓菲犹豫了一下,因为她想起秦的话“应该不摆了吧!”

    “什么意思?秦来找你了?”

    赵梓菲真的有时候很怀疑这张麒是不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怎么自己想的他都会知道呢!要不是没有血缘,她还真要以为这是血缘的心电感应了,没有否认的承认了“嗯”。

    “还你不喜欢那个秦,他让你不摆摊你就犹豫了,换做你的正牌男友的话,估计你早就反驳了”张麒毫不留情的吐槽道。

    “我只是……”

    “只是什么呀!你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

    这子怎么这样啊!不过这性格还真和自己有点像,不过我喜欢“那我不了还不行吗?”

    张麒没有在做声,看上去似乎生气了。

    因为秦的话,赵梓菲今天一大早就来到了公司,刚一进公司就听进办公室的女同事在讨论什么事。

    一个女同事对着另外一个女同事道:“你听了吗?秦总的奶奶秦董事长,被撤职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啊!秦董事长不是秦总的奶奶吗?怎么会被撤职呢!”

    “据是秦氏多了一个大股,股份要比秦董事长还多,而且秦氏还为此开了董事会,好像是今天吧!今天那个新董事要来公司报到”。

    “这个新董事是什么来头啊!”

    “不知道,不过他来了我们不就知道了吗?”

    “也是,这新董事来了,这公司是不是就有救了”。

    “这还不知道,还得看这新董事长的决策,不过话回来这KY虽是秦总是创办,但也少不了秦氏的资金上的资助,往直白了,这公司也算是秦氏旗下的子公司了”。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KY能够继续生存下去”。

    “这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的,还是要看上面高层的意思”。

    “唉我们还是不要杞人忧天了,回去工作吧!”

    什么情况?这公司要来一个董事长,还顶替了秦的奶奶。

    下午一点许琳美身着正装来到了KY公司,办公室的所有同事看见许琳美,都议论纷纷,心想她怎么会在这儿。

    许琳美径直走到了秦的办公室‘叩叩。

    “进”。

    秦抬眼看向来人,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来了”。

    “嗯,你似乎不是很开心”。

    “没有,只是有点累,要我带你去你的办公室吗?”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你忙吧!我过来只是和你打个招呼”。

    “嗯”。

    办公室现在瞬间炸锅了,很多同事围在一起都在讨论新来的董事长。

    “怎么样怎么样,新董事长是谁啊!”

    “许琳美”。

    “什么!许琳美!这是个什么样的戏剧化剧情啊!”

    “这是什么状况,许琳美怎么就成了公司的董事了”。

    “谁知道啊!”

    “真是冲击太大了”。

    “我还以为是哪位大帅哥呢!结果却是个女的,还是秦总的前女友”。

    “行了,既然期许破灭了,我们就面对现实吧!”

    还不知道事情的赵梓菲到了咖啡室,倒了一杯咖啡很是悠闲的喝了起来。

    这时苏娜走了进来,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赵梓菲,默默的倒了一杯咖啡后,静静地走到赵梓菲的身边“赵设计师”。

    “嗯”。

    “赵设计师听了吗?”

    “什么?”

    “公司新来的董事长”。

    “董事长怎么了?”

    “你知道她是谁吗?”

    “不知道,谁啊!”

    “许琳美”。

    赵梓菲喝咖啡的动作一顿,许琳美?KY的新任董事长?怎么会?

    “她现在在公司?”

    “嗯”。

    “秦知道吗?”

    “知道”。

    这换董事长已经让自己更震惊了,结果更震惊的是这个董事长还是许琳美,赵梓菲一时之间有些消化不了这突如其来的事情。

    今天一天赵梓菲都没有从许琳美变成董事长的事情上缓过来。

    浑浑噩噩的就这样下了班,来到了地下停车场,遇见了许琳美,刚想上车的许琳美,一转头却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赵梓菲“赵设计师下班了”。

    “嗯”赵梓菲木纳的点了点头,在心里想着要怎么称呼现在的许琳美。

    “现在公司应该都传遍了吧!”许琳美笑着道。

    正在发呆的赵梓菲,听到许琳美话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嗯?”

    看着赵梓菲的反应,许琳美还以为赵梓菲不知道“你不知道吗?”

    “啊?哦!知道,你今天来公司任命董事长一职”。

    “那些人是不是都在私底下讨论我啊!”

    “这我不太清楚,今天一天我都在办公室,要不是我去倒咖啡,可能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新任董事长是你呢!”

    此时的许琳美对赵梓菲没有任何敌意,忽然还有一点喜欢她了“有空吗?一起吃个晚饭吧!”

    许琳美突然的邀约让赵梓菲有些没反应过来,半天道:“好,好啊!”

    “坐你的车还是坐我的车?”

    赵梓菲看了一眼自己的车道:“我们各自开各自的车吧!你把地址给我,我自己开过去就好了”。

    怕是这赵梓菲是怕不便吧!所以要求各开各的车“好吧!不过我好像没有你的手机号码”。

    “那我们加一下微信吧!”赵梓菲提议道。

    “也可以啊!”罢许琳美拿出手机,扫了一下赵梓菲的手机“一会儿见”。

    “嗯”。

    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