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时尚女王的御夫攻略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最终还是妥协

    赵梓菲不耐烦的看着办公室里一直响着的电话“你烦不烦啊!我都了旗袍我不会做的,你爱找谁做就找谁做”。

    电话那头的王泽一脸懵“赵。设计师?”

    咦!这声音好像不是秦“你是,哪位?”

    “我是王泽”。

    这下大了个尴尬,居然在帅哥面前失态了“不好意思啊!王总,我刚才还以为是我们秦总呢!”

    “看来你和你们的秦总感情很好啊!”

    “您什么意思啊!”

    “要不然你和他话的口气也不会那么像一个朋友,而不像一个下属”。

    看来这王泽是误会了“不是的,你误会了”。

    “你不要跟我解释了,我今天打电话过来是想和你们公司在谈一笔合作”。

    “什么合作?”

    “男装,不知道贵公司有没有兴趣接”。

    “当然有兴趣,不过……”

    王泽也听出了赵梓菲的犹豫“不过你要问一下你们的秦总,是吗?”

    “是”。

    “没事,我等你的答复”。

    “好的,再见”。

    晚上赵梓菲约着秦一起吃晚饭,吃着吃着赵梓菲想到王泽的男装,抬眼看一秦一眼“秦,那个温泉服你估计我们什么时候能交货”。

    “他们定的件数太多,再海南那边的货还没完工呢!估计也得两个月吧!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那你觉得我们公司现在还可以接别的活吗?”赵梓菲心翼翼的道。

    “什么意思啊!”

    “就是今天,那个王泽又打电话给我,想和我们谈一下男装的问题”。

    秦微微皱眉“男装?可是公司一直以来都是做女装为主,男装的话还未涉及到,我怕做出来的效果不尽人意,而且公司也没有会设计男装的设计师”。

    “可温泉服里不是也有男装吗?”

    “那怎么能一样啊!温泉服相对来比较简易,而西服休闲服一类制作起来会相对于比较繁琐,你自己也是设计师,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知道,但是有了男装,我们不就可以扩展公司的业务吗?”

    “扩展业务可以啊!不过你得先把黄丽华的旗袍给做了”。

    秦的前一句话还让赵梓菲笑意盈盈,后一句话赵梓菲的脸瞬间垮了“这是两码事好不好”。

    “这也是在扩展公司的业务”秦没打算就这样轻易的妥协。

    “我那是大业务,潜力股,你懂不懂啊!”

    “那你怎么知道我这就不是潜力股了”。

    “你那哪叫潜力股,你那叫资,你怎么老要和我抬杠呢!你就不能听我一次吗?”

    “那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一次呢!”秦这时才发觉,以往的自己都会听赵梓菲的话,在心里为自己惋惜,看来以后自己会成为一个老婆奴。

    当然赵梓菲不知道秦在想这些“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又不是我妈”。

    “给我一个不给黄丽华设计旗袍的理由,否则我不会答应和王泽公司合作的”。

    “你不废话吗?她在周年庆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我,我还给她设计旗袍?我脑子进水了啊!”赵梓菲现在想起当天的情景,自己的心还揪着疼。

    秦不相信赵梓菲的话“这不是理由,我了解你,你不会因为这么一件事而揪着不放,要知道,你过去所设计的衣服里没有旗袍,这一次无非是你一展身手的时候,你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除非有其他我不知道的理由”。

    被拆穿的感觉很不好受,还是在秦面前“就算有其他的理由,我也不想,更不想告诉你”。

    “那我就没法同意和王泽合作”。

    赵梓菲情绪有些崩溃道:“秦,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呢!将我逼到悬崖边上,非要逼着我跳下去你才满意是吗?”

    “你之前是不是就认识黄丽华”秦看出赵梓菲的情绪不对,话语稍微软了一点。

    赵梓菲一惊,神情很不自然的道:“不认识”。

    秦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来这次又要自己妥协了“明天早上让王泽到公司商谈合作事宜”。

    赵梓菲没想到秦居然松口了“真的!”

    秦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嗯”。

    “你早答应不就完了吗?还差点弄的这么不愉快”。

    秦看着赵梓菲很是深情的道:“我只是想多了解你一点”。

    赵梓菲被秦突如其来的话,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待会儿要我送你回去吗?”秦提议道。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了”。

    “嗯”。

    此时还在办公室加班加点的罗森,忙到现在还没有吃一口晚饭。

    手机响了,罗森接过“喂,妈”。

    “还在加班啊!”

    “嗯”。

    “那你晚饭又不回来吃了?”罗母有些失落道。

    “嗯,你一个人吃吧!不用等我了”。

    罗母叹了一口气“好吧!那你多注意身体,别太累了”。

    “嗯,我知道了”。

    刚挂了电话,办公室的门却‘叩叩的响了,罗森抬头看向敲门的人。

    安妮很是优雅地靠在门上道:“我能进来吗?”

    “当然”完罗森站起身,走到了安妮身旁看了看她的脚“脚好些了吗?”

    “好多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突然到访我这公司呢!”

    安妮将袋子里的西拿出来,放在台子上,站起身指着桌子上的饭菜道:“我知道,你一定在公司加班,现在还没有吃晚饭,所以我就打包了一些饭菜过来”。

    罗森若有所思的看着一桌子的菜,半天才了一句“谢谢”。

    安妮将手中的筷子递给罗森道:“快吃吧!”

    “你吃了吗?”

    “还没,我也刚下班”。

    “那一起吃吧!”

    虽然只是一句微不足道的一句话,但安妮听来却是很开心。

    “梓菲,最近没有来找过你吗?”安妮突然道。

    罗森的身体一顿,随后装作没事人一样道:“这几天她也挺忙的,没有时间来看我吧!”

    “可是……我刚才看见她和她们公司的秦总在一起吃饭呢!有时间陪自己的老板,却没有时间陪自己的男朋友,这也太不过去了吧!”完安妮还特意留意着罗森的神情。

    显然罗森在听了安妮的话后,神情有一丝异样“可能……是在和老板谈工作上的事吧!”

    安妮见这个时候罗森还替赵梓菲辩解,心里实在是很不是滋味,嫉妒之心在心里蔓延。

    一大早王泽就来到了KY的公司,秘书将王泽领到了贵宾室“王总这边请”。

    已经在贵宾室等候的秦见王泽来了,立马站起身打招呼“你好,王总”。

    “你好”王泽看了看四周,转头对着秦问道:“赵设计师呢!”

    “她在自己办公室”秦有些奇怪,谈合作为什么要问赵梓菲呢!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王泽淡淡的“哦”了一声,看上去有些失落。

    “您是找赵设计师有什么事吗?”

    “没事”。

    “那我们来您对这个男装有什么要求吧!”秦直入主题道。

    “我要的不是个人的服装,而是批量生产的男装”。

    “我知道,那您想要什么样风格的男装,在或者什么类型的男装”。

    “我想秦总有些误会了”。

    秦皱着眉一脸茫然“我不太明白您的是什么意思,你可以直白一点吗?”

    “我和赵设计师所的合作,不是我出钱要你们生产,而是……KY要成为宝达的一部分,作为附属公司,为宝达生产男装,作为回馈,每年公司都会给KY给您一些提成”。

    秦听后眉头皱的更深了“你这不是合作,你是要合并了KY”。

    “准确的,是雇主与雇员的关系,合作期间有合同,合同上也是有时间期限的,期限一到,合约自然就不作数了”。

    秦比谁都明白,这合同一签,就等于自降KY的身价,变成一个普通的众公司,自己绝不能也绝不会这么做“王总,我想这一次我们恐怕合作不了了”。

    “为什么?”

    “KY一直以来是一个独立的公司,虽然受众人群是众,但我们做的还是品牌服装,如果和您合作了,那我们和那些地摊贩就没有区别了,这种自降身价的事,恕秦某实在没办法做到”完站起身就要走。

    “等一下,秦总似乎还没有看清现在的局势,KY如今根基不稳,再加上外敌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怕是撑不了多久了吧!这一点秦总应该比我清楚”。

    “那也不是让KY成为别人努力的理由,我的事不用王总操心,我的公司我会想办法自己去拯救”。

    “如果能拯救,KY就不会从当初的大众品牌掉落到众品牌这种地步吧!”

    秦眼神很是犀利的看着王泽“你什么意思?”

    王泽没有理会秦,而是继续道:“当初你们公司的设计师许琳美为了让自己的事业更上一步,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你离开了KY,让事业正处于蒸蒸日上的KY一下子跌入谷底,更是失去了信誉,名誉扫地,无可奈何的你只能重新出发,苦苦支撑着KY到现在,我没错吧!”

    秦现在的眼神恨不得要吃了王泽“你调查我,你到底是谁!”

    “别紧张,作为一个大公司的总经理,总要了解合作对象的底细,才能放心与对合作不是吗?”王泽轻描淡写的道。

    秦苦笑道:“看来我们要终止的不仅仅是这一次合作了”。

    “年轻人你做事不要冲动,要为自己所的话负责,我给秦总两天时间考虑,到时候我希望我听到的是让人愉快的消息”完王泽拍了拍秦肩膀,就离开了。

    秦从未有过这种憋屈的感觉,这无疑是对秦最大的羞辱。

    愤怒之余,秦走到了赵梓菲的办公室,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去。

    因为门和墙撞击的声音太过大声,着实把赵梓菲吓了一跳,转身看着一脸怒气冲天的秦“你干嘛!吃炸药了”。

    秦强忍着怒气,对着赵梓菲道:“你跟我出来一下,我在天台等你”完秦转身就走了。

    赵梓菲被秦一连串的行为搞得有些发懵,但是还是跟了过去。

    “怎么了?是没和王泽谈妥吗?”赵梓菲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她只能以自己的思维去理解秦一连串的行为。

    这不还好,一秦就更生气了“谈?这王泽哪是在和我谈,他就是在通知我,通知我的公司就要变成他的造钱机械”。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赵梓菲一脸蒙圈,就听见秦在哪儿大吼大叫,实质性的事情一点也没。

    “赵梓菲我跟你,我拜托你以后找合作对象的时候先多了解一下情况,不要人家一提合作,就满脑子想着短暂的利益,请你多为公司未来考虑好吗?”

    秦这话赵梓菲不乐意了“我不就是在为公司考虑吗?要不然我答应和王泽的合作干嘛呀!”

    “合作可以,但你首先得先了解一下合作性质吧!”

    “你别跟我这些,王泽到底和你了什么,让你现在这么不理智”。

    “我和你没什么好的,我要对你的都完了,请你记住我对你的话,下次找合作对象先了解一下对好吗?”秦咬牙切齿的完这一番话就离开了天台。

    这算什么?把自己叫到阳台,没头没尾的骂了自己一通,然后自己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真当我赵梓菲没脾气啊!我不发威当我是hellkitt啊!

    馄饨店,高兰一边埋怨一边将馄饨端了出来“何姨不是会包馄饨嘛!你干嘛要大老远跑我这儿来吃馄饨啊!”

    此时已经是夜里了,所以店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因为高兰做的时间也长了,老板娘也放心她一个人开店。

    何少阳抬头看了一眼高兰“你是真傻呢!还是装糊涂呢!”

    高兰很是心虚的看向一边“我不知道你在什么”。

    何少阳也是拿高兰没办法了“我千里迢迢跑到这儿,你以为我就是为了吃碗馄饨啊!”

    “嗯,不然呢!”高兰继续装傻道。

    “好,我就是想你了,才来这里的,吃馄饨只是个借口,听到自己想听的话了,开心了吧!”

    高兰心里其实已经乐开了花,嘴上还是不肯承认“还行吧!”

    “累了一天了,晚饭吃了吗?”

    “没有”。

    “那我喂你”。

    “你不吃了?”

    “你的肚子比较重要,其实我是吃好晚饭来的,所以肚子没有那么饿”。

    “真的?”

    “嗯”。

    “那我不客气了”。

    “啊张嘴”。

    高兰很是听话的长大了嘴,何少阳顺势将馄饨送到高兰得嘴里。

    就在要送第二口的时候,一个名牌包包出现在了两人眼前,吓得来在勺子里馄饨,重新掉到了碗里,因为何少阳将勺子举的比较高的缘故,馄饨掉下来的时候,汤汁也溅了出来,撒了何少阳一脸。

    高兰看向一脸气呼呼的赵梓菲“菲,你怎么了?”

    而一旁无辜的何少阳只能自己默默的用纸巾擦掉脸上的汤汁。

    “你们店里有啤酒吗?”赵梓菲道。

    “有啊!你要喝吗?”

    “给我拿个三瓶”。

    “三瓶会不会太多了”高兰好心提醒道。

    赵梓菲仔细的想了想“好像是有点多,那就拿五瓶”。

    怎么三瓶又变五瓶了,刚想点什么,何少阳急忙阻止道:“你再下去,五瓶可能就变成十瓶了”。

    “那怎么办?”

    “去拿酒”。

    高兰看着一脸不开心的赵梓菲,无奈只好到厨房去拿酒。

    喝到酒的赵梓菲开始在馄饨店里发酒疯了“我跟你们啊!这秦就是个神经病”。

    “他怎么神经了”高兰问道。

    “我好心好意给他找合作商,促进公司的发展,他居然不感谢我,今天还特地把我叫到天台,把我骂了一顿,呵呵,你们他秦是不是就是个白眼儿狼啊!”赵梓菲满脸醉意的道。

    “这么一还真是秦不对了”真不是高兰帮自家的姐妹,而是秦这次真做的不对。

    “是吧!”

    一旁的何少阳却突然开口道:“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秦看起来不像是那种无端生事非的人啊!”

    “什么误会,没有误会,他就是那样的人,何少阳你到底站哪边的呀!”赵梓菲有些不满道。

    高兰见形势不妙立即用手肘杵了杵何少阳,对他使了个眼色

    何少阳也立马心领神会,对着赵梓菲谄媚道:“当然你这边的”。

    “这还差不多”完赵梓菲又开了一瓶啤酒。

    “菲,你少喝点儿,明天你还要上班呢!”高兰担忧道。

    “上什么班,明天旷工”。

    高兰看了一眼酩酊大醉的赵梓菲,心想但愿你明天不会后悔今天晚上的话。

    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