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免费阅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第634章 来,外公带你读报(2/2)

    每天都会有的清肠暖胃的热水不见了?夏向阳不由地挑了挑眉,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转身环视一圈,寻找老婆子的身影。

    不过,还没找到吴湘琴,夏向阳先看到了自己推开客房房门走出来的落落。

    刚睡醒的姑娘穿着她的睡裙,长长的裙摆就跟古装襦裙一样,遮住了她的短腿,都快要垂到了地上!

    夏向阳有些惊讶地看着家伙,很好奇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落落迷迷糊糊地看着四周,似乎还没有从睡意朦胧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直到她扫了过来,努力眨着的大眼睛和外公的铜铃大眼对视上了,她才猛然定住,傻乎乎地看着外公。

    “唔粑粑呢?”姑娘嘟起她粉润的嘴巴,左手一个短短的手指竖起来,摇摇晃晃的,不知道指向哪里,然后声音糯糯的,声地嘀咕了一声。

    也不知道她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询问外公呢!

    老夏同志被落落这软萌可爱的样子吸引住了,他将手上的报纸放了下来,拍了拍手,用都不属于他的温柔语气,道:“过来,宝贝,过来外公这里。”

    对了,这是外公,是麻麻的粑粑,是昨天抱过自己的人

    姑娘找到了昨晚的记忆,好像是犹豫了一下,她便迈动短腿,摇摇晃晃地走向外公。

    夏向阳将落落抱了起来,软乎乎的家伙抱起来手感特别好,夏向阳禁不住露出了笑意,还在落落的耳边轻轻地哼起了调儿:“宝贝,宝贝”

    落落听了一会儿,便嘟着嘴巴哼哼道:“不,不是呢!嗯,不是,不是宝贝”

    “那是什么?”

    “落落,落落是,咸,咸女!”姑娘还是坚持着自己是仙女的这个念头。不过,她停停顿顿,又无规矩连串起来的声音让外公听得不太清楚。

    自己还没老,耳朵就背了?

    夏向阳对自己的听力产生了半秒钟的自我怀疑,他疑惑地问道:“什么?咸鱼?”

    落落回过头来,大眼睛看着外公眨了眨。

    外公错了?

    不过,落落不挑,她愣了一下后,便乖乖地跟外公点点头咸鱼应该也是外公的仙女吧!

    “好吧”夏向阳觉得是自己不懂“年轻人”的世界,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过,夏向阳显然不是哄娃的料,抱了落落一会儿后,他就不知道跟家伙一些什么了。

    跟她大眼瞪大眼着,夏向阳琢磨一下,还是翻开报纸,一边抱着落落,一边继续看他的报纸。

    但没多久,夏向阳的视野里,就出现了一个黑黑的脑袋。

    落落正把脑袋挪过来,还好奇地挺直腰,试图看清楚外公在看什么。

    “你在干什么啊?”夏向阳好笑地摸了摸落落的脑袋,问道。

    落落转过头来,犹如黑曜石一般闪亮的大眼睛有神地望着外公,手朝报纸指了过去,跟外公奶声奶气地道:“咿呀!”

    这是什么呀?

    “报纸,你要看报纸吗?”夏向阳笑着问道,老爷子那张平时板得有些僵硬的大脸,现在都如同菊花一般绽放开来,抬头纹和鱼尾纹好像雨后的春笋一般,一下子都冒了出来,深深可见。

    “嗯!”落落看向报纸,点头回应道。

    “你也会看报纸?”虽然在质疑,但夏向阳觉得这丫头“孺子可教”,便心情大好地抓起报纸,抖了抖,摆到了她的面前,悬空着,准备跟落落一起看报纸。

    “唔?”姑娘看着这有着密密麻麻的块字的报纸,都疑惑地皱了皱眉头。

    她显然是看不懂这些字的,姑娘视线扫了扫,最终还是落向了上面一些黑白的图片这不是页。

    “看不懂了吧?外公给你读报纸,跟你,读报看新闻,才能知道天下大事,知道天下大事,你才能有看天下的视野,才会有感知天下的心怀”夏向阳跟落落絮叨两句,便开始给姑娘念起了上面的新闻。

    “据新闻报道,米国国务卿将于”夏向阳念的还是国际新闻。

    落落听到外公念得停不下来了,都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了看外公,不过,她好像还不觉得无聊,一会儿她又转回头去,呆呆地跟外公看起了报纸。

    没多久,吴湘琴和夏瑜每人捧着一个大篮子回来了!她们还没进来,便听见了夏向阳抑扬顿挫的“读书声”。

    等她们走进来,吴湘琴和夏瑜拐了个弯,才看到了饭厅里的场景姑娘正被老爷子抱坐在饭桌边,短腿轻轻地摇着,老爷子还捧着报纸,摇头晃脑的,就跟念诗一样,给落落念着报纸

    这一幕,违和中透着和谐,一老一,竟然因为念报纸很契合地“配合”到了一起!

    “落落,快过来吃草莓!”夏瑜“不合时宜”的声音传了过去,她跟落落招了招手,道,“妈妈和外婆给你摘了草莓!”

    草莓?

    落落看到妈妈手里转动着的鲜红漂亮的大草莓,两只大眼睛顿时犹如星辰一般闪亮起来。

    不过,这会儿,夏向阳不乐意了。

    “吃什么草莓?孩子好不容易有兴趣跟我点西!”夏向阳瞪着眼睛,为了落落“认真习”被打扰的事情怒发冲冠。

    “唔,要,要西”落落听见外公这番话,不由地着急起来,她一边哼哼着,一边努力地用手推开外公的胳膊,挣扎着要下来。

    夏向阳还怕把这个“弱不禁风”的家伙弄哭,无奈地松开了手让落落下来,不过,他还是气恼地瞪着夏瑜,好像在责怪夏瑜:看吧,你让孩子心都飞了!

    “呵落落,我们去洗草莓。”夏瑜觉得自己现在是胜利者,可不需要在意失败者气急败坏的眼神,只见她得意地哼了一声,就拉着落落的手,带她走向厨房。

    吴湘琴将篮子放下来后,便从厨房出来,深谙夏向阳脾气的她,一开始还不话,而是慢慢悠悠地拿过水壶,给夏向阳的茶杯里倒水。

    “好啦,好啦,不用跟孩子拗气。”吴湘琴轻轻地将杯子往夏向阳面前一推,才笑道,“落落也是两岁而已,活泼好动很正常,你带她读书看报,这怎么行得通?”

    “怎么就行不通了?”夏向阳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反而火气更大地跟吴湘琴抱怨起来,“刚才孩子还乖乖的,听我念了这么多字,她倒好,一回来就吃草莓吃草莓”

    “消消气,消消气,这有什么关系,等她吃完草莓,不一样可以听你念报纸吗?”吴湘琴心平气和地笑道。

    夏向阳在妻子面前生不了气,很快他声调就降了下来,跟吴湘琴论述起了习比吃草莓更重要的这个话题。

    直到厨房再次被打开,一个的身影屁股一扭一扭地跑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